• <p id="61rqu"></p>

    當前位置:首頁 > 科技創新 > 智庫研究

    陸軍院士:網信體系與綜電信息系統的關系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21年02月24日 編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首席科學家陸軍,原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專家單博楠

    陸軍院士:網信體系與綜電信息系統的關系

      摘 要:本文嘗試從人類社會發展和信息系統發展兩個角度對網絡信息體系概念進行闡述:一方面將網絡信息體系放在人類社會域進行解讀,提出網絡信息體系是人類社會的基本形態,肯定了網絡信息體系所涉及的人類社會的本質性特征,即追求真理性;另一方面又分析了信息系統的發展,尤其是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技術對網絡信息體系發展的推進作用,從而避免將網絡信息體系與電子信息技術兩個層次的概念混為一談。

      關鍵詞: 網絡信息體系;信息系統;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真理性

      

      引 言

      近年來,隨著電子信息技術,特別是網絡技術的飛速發展及其在人類社會中的廣泛應用,一個新的概念,即網絡信息體系的概念逐步形成和發展,并在一定范圍內得到傳播和應用。

      2017年10月,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提高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和全域作戰能力”,將網絡信息體系概念推到了一個更高的層面,引發軍內外一大批專家和學者的廣泛興趣,從各個方面展開了對網絡信息體系的概念研究和工程實踐。不可否認的是,人們對網絡信息體系有了較多的探討和大量的實踐,但在概念層面上仍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沒有形成統一認識。

      當前較多的觀點是站在裝備和技術角度,把網絡信息體系看成一種體系裝備或某種技術形態。認識上的不統一和理論上的不完善,已經造成了實踐過程中的種種困難,客觀上也阻礙著網絡信息體系向前發展。因此,從根本上澄清網絡信息體系概念并解決網絡信息體系理論問題是擺在我們面前必須重視和解決的緊迫而重要的問題。

      本文嘗試從人類社會發展和信息系統發展兩個角度對網絡信息體系概念進行闡述,一方面肯定了網絡信息體系所涉及的人類社會的本質性特征,即追求真理性,另一方面又分析了信息系統的發展,尤其是近代電子技術、電子信息技術和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技術的發展對網絡信息體系發展的推進作用。筆者希望這些初步意見,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引發大家對網絡信息體系問題的思考,早日形成共識,推動網絡信息體系健康快速發展。

      1 網絡信息體系是人類社會的基本形態

    近年來,網絡信息體系概念在諸多重要報告中都有提及: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指出“加快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增強基于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015年國防白皮書指出“加快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運用信息系統把各種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融合集成為整體作戰能力,逐步構建作戰要素無縫鏈接、作戰平臺自主協同的一體化聯合作戰體系?!?017年十九大報告提出“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提高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和全域作戰能力?!薄?/p>

      網絡信息體系究竟是什么?

      專家和學者們開展了廣泛的討論,《指揮與控制學報》在2016年12月組織了網絡信息體系??痆1],中國電科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于2019年12月舉辦了以網絡信息體系為主題的未來戰爭研討會[2]。當前社會各界對網絡信息體系的認識見仁見智,大部分學者認為網絡信息體系是一種武器裝備或是某種信息技術形態,例如文獻[3]認為全球信息柵格是網絡信息體系基本技術形態,文獻[4]認為網絡信息體系是基于信息系統的信息化戰爭進入智能化的發展階段,還有的認為網絡信息體系是由網絡、信息和體系等三部分組成的作戰裝備等等。這樣的觀點直接將網絡信息體系降維至裝備或信息技術層次,沒有能夠反映出網絡信息體系與作戰體系的關系,以及如何形成戰斗力等問題。

      哲人說過:科學的起點就是歷史的起點。本文追根溯源,嘗試從人類社會發展和信息系統發展兩個角度對網絡信息體系概念進行闡述。通觀人類社會的發展,我們發現,網絡信息體系不是最近才有的東西,而是從古至今伴隨人類社會不斷發展、能力不斷提升的一種人類社會基本形態。

      人類創造的語言是將單個人連接成網絡信息體系的第一個信息技術。語言不僅徹底將人與動物的分離,而且構成了人類社會的基本形態。通過語言構建的網絡信息體系促進了人類大腦的發展,增強了人的表達能力、理解能力、抽象能力和推理能力,促進了人類社會的發展。人類發明文字,特別是發明印刷術,突破了語言的時空限制,改寫了信息的載體和傳播手段,是第二次提升了人類社會網絡信息體系能力的信息技術,進一步促進了人類社會的發展。

      第三次提升人類網絡信息體系能力的技術是電子技術。電子技術在信息領域的應用,催生出覆蓋整個信息系統功能的電子信息技術,即電子信息采集、傳輸、存儲、處理與運用等技術。發現電磁波與利用電磁波,極大地拓展了信息系統的時間和空間范圍,提高了信息系統處理和應用能力,揭開了人類社會發展的新篇章。進入21世紀,電子信息技術日新月異,貫穿了信息系統的采集、傳輸、存儲、處理和運用全部過程。電子技術在信息領域的應用,逐漸的由量變發展到了革命性的質變,構建起了完整的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綜合電子信息系統再一次促進了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的變革,在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的支撐下,作為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的網絡信息體系能力再次得到了提升。

      語言、文字和綜合電子信息系統作為信息技術,幫助人類社會網絡信息體系能力實現三次提升。但應該看到,網絡信息體系是人類社會的基本形態,而不能等同于語言、文字和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等信息技術。特別是把網絡信息體系概念與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混為一談,甚至把網絡信息體系當成是一種裝備形態或信息系統的技術形態,不僅造成了概念上的混亂,也造成實踐上的困難。 

      2 網絡信息體系與信息系統的真理問題

      作為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的網絡信息體系不能與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混為一談,不能用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理論和技術作為網絡信息體系的理論和技術。那么它的本質特征是什么?我們認為,網絡信息體系的本質特征應該符合人類社會本質特征,應該從人類社會本質特征中尋找。我們知道,人類社會的本質特征在于追求真理,真理問題可以轉為討論形式邏輯的正確性和辯證邏輯的真理性問題。因此,網絡信息體系同樣要考慮形式邏輯的正確性和辯證邏輯的真理性。

      信息系統是支撐人類社會發展的核心因素。信息系統技術多種多樣,包括語言、文字和綜合電子信息系統等支撐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網絡信息體系——發展的信息技術。因此,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技術要按照網絡信息體系(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的要求構建,滿足網絡信息體系的形式邏輯正確性和辯證邏輯真理性要求。

      當前信息系統正處于從狹義信息系統到廣義信息系統的變革時期[5]。形式邏輯的正確性,在以往的狹義信息系統中已經得到保證。在狹義信息系統理論體系的指導下,狹義信息系統實現了信息主導下的信息采集、傳輸、存儲、處理和應用等功能。狹義信息系統理論體系是自然科學理論體系。自然科學理論體系是包括哲學層次上的自然辯證法,基礎理論層次的天文、生物、物理、化學等等,技術科學層次的香農信息論、電子學、應用力學等等,以及工程技術層次的土木工程、航空工程、電子工程等等。在狹義信息系統理論體系中,數學科學理論體系也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數學工具服務于自然科學,數學與自然科學結合起來使得狹義信息系統的發展欣欣向榮。

      但是,實現狹義信息系統是有前提條件的,例如人們往往忽視香農信息論的前提,即把信息作為一個對象,僅關注信息形式,而不關心信息內容,被信息系統按照形式邏輯處理。信息傳輸過程中的信息是符合形式邏輯的信息,不符合辯證邏輯的信息,通信系統只負責傳輸,不負責理解。狹義信息系統如果沒有主體使用它,它就沒有意義,真理性由使用主體保證。綜上,狹義信息系統只保證形式邏輯正確性,不保證真理性。

      隨著廣義信息系統的發展,必然觸及信息的內容與真理。真理性將由辯證邏輯保證,辯證邏輯的真理性通過概念展開。人們往往認為概念是有限的,而概念恰恰是無限的。廣義信息系統是思維主導的包括信息采集、傳輸、存儲、處理和應用等的能力系統。廣義信息系統的前提條件是把信息當作對象,不僅關注信息的形式,而且關心信息的內容;不僅僅是按形式邏輯進行處理,而且更要按辯證邏輯進行處理;既要保證形式邏輯的正確性,同時保證辯證邏輯的真理性;此時,廣義信息系統與主體間交流的不僅僅是信息,也交流真理性。真理性由主體和廣義信息系統共同保證。

      綜上所述,網絡信息體系對信息系統的本質性要求在于追求真理性。人類社會發展追求真理性,因而網絡信息體系追求真理性。網絡信息體系對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提出真理性要求,綜合電子信息系統必須滿足網絡信息體系的真理性要求!

      3 從人類社會探討網絡信息體系的意義

      本文提出從人類社會發展和信息系統發展兩個角度探討網絡信息體系概念,將網絡信息體系與信息系統(主要是綜合電子信息系統)兩個概念予以區分。從人類社會的本質特征也是網絡信息體系的本質特征——追求真理性——出發,闡明為滿足人類社會基本形態——網絡信息體系——的真理性要求,綜合電子信息系統必須既保證形式邏輯正確性又保證辯證邏輯真理性。信息系統作為支撐人類社會發展的核心因素,從生物信息系統的語言和文字,發展到當前的綜合電子信息系統,不斷推動人類社會(包含作戰體系)的進步。

      網絡信息體系代表人類社會的基本形態,也代表作戰體系的基本形態,與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提高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和全域作戰能力”相符。在當前的(軍事)信息系統中,“能打仗,打勝仗”是由主體(將軍與指揮官)保障的;綜合電子信息系統保證了形式邏輯的正確性,生物信息系統(主體,將軍與指揮官)保證了辯證邏輯的真理性。未來的廣義(軍事)信息系統發展起來后,是否會與主體共同保障“能打仗,打勝仗”的需求,值得我們探索和研究。

      如此將網絡信息體系放在人類社會域解讀,比放在信息系統領域解讀有多方面的合理性:一是從人類社會(包括作戰體系)角度更容易定義網絡信息體系,如果把網絡信息體系放在信息系統領域下定義,就失去了其人類社會的本質性要義;二是若將網絡信息體系放在信息系統領域下定義,容易將網絡信息體系與電子信息技術兩個層次的概念混為一談,不僅難以把握網絡信息體系的本質,還會把信息系統領域內的概念搞混亂,衡量戰斗力的能力指標體系應該與自然科學的技術指標體系要區分開來。

      結 語

      以上對網絡信息體系概念與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概念,以及兩者關系的討論還是筆者初步思考的結果,尚屬一家之言。鑒于網絡信息體系概念和綜合電子信息系統概念的長期性、復雜性和前沿性,該問題的研究空間還十分廣闊。希望本文的觀點能一石激起千層浪,起到引發大家更多討論、更深入思考的作用!

      【參考文獻】

      [1] 網絡信息體系[J]. 指揮與控制學報, 2016(4).

      [2] 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發展戰略研究中心, 網絡信息體系與未來戰爭[R]. 北京, 2019.

      [3] 馮占林,曹淑琴,秦世越.將信息柵格~+作為網絡信息體系目標模態的分析思考[J].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學報,2019(07): 671-676.

      [4] 魏凡,王世忠,郝政疆.面向智能化戰爭的電子信息裝備需求和方向分析[J].中國電子科學研究院學報,2019(10): 1105-1110.

      [5] 陸軍,單博楠.信息系統發展思考[J].電子電氣教學學報,2020(42)1: 1-9.

    打印 關閉
    国产高清乱理伦片中文小说,性xxxxfreexxxxx粗暴,够了够了要流高c了老狼信息,日韩成人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

  • <p id="61rqu"></p>